咸鱼XXE

过激派松鸦厨

突然搞起了学院设定。

总之是意识流的学院paro三剑客

鸽学现场

纯属个人观点,本博客不欢迎任何角色的无脑黑。


我一直认为鸽翅是一个很真实的角色,现实中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有毅力、那么坚定,而鸽翅也是,她的坚强和善良都不纯粹,她的私心和叛逆也没有很顽固的扎根在她心里,而这正是现实中大部分人的写照。


鸽翅与狮松最大的差别就是,她从来没有想要过特殊能力,她想要当普通武士,但实际上,她又从未体验过普通。那么她想要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的,她自己真的知道吗?她知道的,她要的其实不是普通,她要的是归属,她不想向自己所信任的人保密,她想要亲密无间的姐姐关系,她想要一群与自己一样,能让自己融入的族猫。


可她从未拥有过。


她本拥有藤池,本可以一帆风顺地做族群中的配角,但她的这份力量把她和狮松强行捆绑在了一起。狮松冬三人是血亲不说,狮松更是已经分享了很久当天才的孤独感,在疑惑和摸索中互相扶持,有着很深的羁绊,与其相比,突然加入的鸽翅又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她根本就没有真正融入过三力量这个团体,狮松都无法给她提供她所需要的归属感,而三力量的秘密和她的力量又让她与藤池产生了隔阂,在好不容易和好以后她们俩又各有所职,作为三力量成员和间谍有着自己的事要做。


我觉得鸽翅离开雷族的原因一直以来都是有迹可循的,虽然她这么做我真的很伤心,但是可以理解。从四部曲开始就是,她的目标是做一个普通的猫,她没有松鸦羽和狮焰得到力量时表现出的那份兴奋,对他来说这份能力只是一份压力和枷锁,更是一道把自己和藤翅分离的鸿沟。狮松在接下担子的时候有彼此和冬青叶,但是鸽翅没有能分享的手足(虽然她的压力并没有雷三当时那么大)。但是她在虎心那儿找到了自己的普通感,这是她所缺失却无法得到的东西,虎心可以填补她的所有迷茫,这一点藤池松鸦羽狮焰都做不到。鸽翅是被宿命感玩弄的普通人,她没有松鸦羽和狮焰的那种深明大义和英雄主义,她只是想要普通而已,而普通是无罪的。


鸽翅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角色,她没有整日整夜吵闹着自怨自艾,忘记一切逃避责任,她也从来没有拒绝过听从狮松的指导和指示,用自己的能力做到了最好的。引用蜘蛛侠中的那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鸽翅做到了,她自从知道自己拥有的能力以后,为了族群时时刻刻地竖着耳朵,而当她失去能力后,没有谁有资格责怪她的不适应和情绪化。


有人说,鸽翅讨人厌是因为她离开了养她的族群。但我觉得,用上帝视角来居高临下地审视书中的角色是不公平的。就我个人来讲,把自己代入鸽翅,我完全可以理解她的感受——一个人为什么必须要一直属于自己“应该”属于的那个团体呢?当你没有欠这个团体任何东西,在这个团体中感到自信心匮乏并且感受不到乐趣时,为什么就不能去忠于自己的心呢?


可能有人会说我的想法太个人主义了,但是我仍然觉得,鸽翅并没有“做错”什么。过多地在意他人的感受只会让人感到崩溃,一直拘泥在过去的沼泽中只会越陷越深。冲破团队主义带来的压力吧,做一个忠于自己的自由快乐的灵魂。







“那个狗东西用刺刀狠狠地往我手臂捅了一刀,简直就是想要我的命,真是岂有此理。”冬青叶一边抱怨着,嘴角还一边发出疼痛的嘶嘶声。


“实际上,他就是想要你的命,他把你的手臂给捅穿了。”松鸦羽又往冬青叶手上缠了一圈绷带,“你应该感谢他没直接把你的手骨敲碎,或者一刀捅进你眼睛里,如果是那样,那你至少有四五个月上不了战场了。”


冬青叶的手臂抽搐了一下,她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星族呐,我竟然听不出手臂被扎穿和手骨被敲碎有什么区别!你能少说两句吗,我已经够疼的了!”


“松鸦羽从来就没缺过告诉他他应该闭嘴的人。当然他也从来没听过。”狮焰靠在旁边的一堵砖头墙上,墙上的白漆已经脱落了很久,他叼着一根烟,却没有点着,手却不安分地扒着身后少的可怜的墙皮。


松鸦羽瞪了哥哥一眼——好像他真的能看清谁的脸一样——不再继续说什么了。乌云已经在他们头上停驻了好些时候,从几个小时前开始天空就灰蒙蒙的,现在也不出所料地,下起了小雨来。风很大,把周围印着Thunder图标的旗帜吹的啪嗒啪嗒响,不够重的雨点也背吹的乱飞一气,好似嘈杂的战场上乱哄哄的脚步声,冰凉地打在他们脸上。


狮焰见自己是唯一闲着的人,慢悠悠地起身,从满是碎木条和石块的废墟里摸出一块刚刚在战乱中弄掉了的防水迷彩布,抖掉上面的灰尘和水珠,他拿着这块附近唯一可以充当遮蔽物的东西走向了冬青叶和松鸦羽。他举起这块布,为自己的姐姐和弟弟挡住了一些雨点,也挡住了光线。但是他很清楚,松鸦羽并不在乎这一点——也根本不会意识到。


“往好处想,至少我们赢了。”冬青叶凝视着四周遍地都是的Thunder旗帜,感慨道,“至少等他们来接我们的时候,我们可以报告,Thunder已经夺下了这块老居民区了。说不定他们会给我们升职呢?”


“我知道,你都迫不及待地想挑战火星的权威,坐上他的位置了。”狮焰叼着那根已经被雨水打湿的香烟,含糊不清地说道,“你应该直接跑过去和他说:‘亲爱的火星,我觉得你已经老了,我准备接替你的伟大任务了,你觉得怎么样?‘”


冬青叶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感谢星族,那我想他一定会开心地把一切都交给我了!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鼠脑子,明明根本不会抽烟还一定要叼着那根难闻的东西,装酷吗?那你可真是帅呆了!”


“才不是呢,我只是需要个什么来提醒我战斗已经结束了,所以我才这么干的!要是叼根树枝会显得很奇怪,所以我才……看在星族的份上,我干嘛要和你这个鼠脑袋解释这个!”


“因为你们俩都没聪明到哪里去!”松鸦羽在冬青叶手上打了一个完全左右对称的小蝴蝶结,固定好了绷带,“这次连风皮那个狐狸屎都能捅到冬青叶,就是因为你们的脑子里都进苔藓了!我可不想再碰到一次这样的伤口!给我上心一点吧!”


狮焰和冬青叶停止了争吵,随即又被弟弟突如其来的指责给逗笑了,他们轻车熟路地把这些话默认为别扭的关心,自动过滤掉了责怪的成分。


“知道了,松鸦羽。”狮焰故作正经地回答,可马上又变得漫不经心了起来。


“今天的晚饭会不会有土豆炖肉呢?”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四个组织通过武力斗争的方式解决领土问题已经是常态,基本上战场就是大部分人的主要工作地点。但他们的战争有几条已经被公认的法则:


不可主动攻击军医。

不可滥杀。

不可亵渎尸体。


事实上,这三条简短的规定与战场上的乱状相比,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大部分士兵都可以找到理由来逃避责任,因此极少有人真的服从这些条例。


除了公认的法则以外,每个组织也有自己内部的规定。比如不许伤害组织内部人员、不得随意浪费资源等等。有些组织,例如Shadow,是有死刑的存在的,但是因为每个组织的人口本身都十分稀缺,这样的事情基本上不会发生。


目前几个组织都遵循着“兄弟姐妹之间会更有默契”的理论,尽量把年龄相仿的手足分到同一个作战小组。组织以小组为单位活动,一般由副手发派任务。





快乐的彩蛋的第二弹!很早就画完了但是网很奇怪发不出来,拖了两天才发。

总之这是一张三剑客的图!

“如果你是生活于那个时代的人,你会无凭无据地每天担心世界会莫名其妙地毁灭吗?”松鸦羽的一根手指轻轻地敲这讲台,“‘为什么那时的人会毫无准备?’这是个好问题,同时也是愚蠢的,因为我们现在在上的是实用医学,而不是历史,赤杨心。”

“对不起,松鸦羽。”赤杨心沉默了大概三秒,还是鼓起勇气询问,“我只是想知道,如果世界末日后,人们不把自己分裂成四个组织,一起团结合作,是不是就不会有那么多战争,不会有那么多伤亡了。”

求求星族让他闭嘴。松鸦羽照例一脸不耐烦地翻着白眼,用极快地语速解释:“因为人类都只喜欢跟自己观点相同的人待在一起,而他们又偏偏非要抱有不同的观点。你可别忘了,只是在我们渺小的可观测范围内有四个互相敌对的人类组织,其他的那些肯定多到比弹药库里的9.62口径子弹还要多。哪怕只有很小的基数还要分裂站队,愚昧地用生命来捍卫自己的信条……”

说到这里,松鸦羽的话猛然间停了下来。有那么几秒钟,只有两个人的教室充满了凝固了一般的尴尬,赤杨心感觉自己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这就是人类。”深吸了一口气后,松鸦羽用一句笼统的句子结尾,并打破了沉默。

赤杨心没有理解那个停顿的意义,也无法从松鸦羽满是火药味的话语中提炼出他真心想说的话,于是只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谢谢你,松鸦羽。”他又想,这大概是和松鸦羽的姐姐有关,那个有名的殉道者,大家对她的评价不一,但至少……她死的时候是个英雄。

松鸦羽面带愠色,尖声尖气地说:“感谢星族,你终于停止提问了,希望我们今天能学完第三章……”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八十年前,由于“天灾”突然降临,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五的土地一夜之间化为焦土,空气中未知毒素的浓度急剧上升。世界上的人口骤减,四分之一的人类在天灾降临的那一刻就死于非命,其余的四分之二也渐渐在毒气与荒芜的土地中苟延残喘,最终死于粮食稀缺或是疾病。最后的四分之一,只得纷纷建造地下城市,在地下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他们中的大部分由于恶劣的卫生环境以及无法适应没有阳光的生活,同样死于了各种各样的疾病。而那些幸存者,则在地下开始了崭新的生活——新的宗教、食物、文化,曾经属于二十一世纪的文明毁于一旦。

剩下的人类并不多,而他们也并非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十五年前,名为Thunder的地下城镇的领头人火星派出了两名勇敢的年轻人,他们抵抗着陆地上恶劣的环境,探索四周的情况。第一次探索的收获就十分丰厚,他们在这片不大的区域中发现了其他三个和Thunder规模差不多的地下城镇,分别名为:Wind,Shadow和River。

四个地下城镇很快地取得了联系,几个城镇中最勇敢的年轻人联合成立了一只探索队,在地下封闭生活中生活了七十多年的几个城镇,终于开始了对地面的考察。这次探索得到的结果是惊人的,地面上的空气水平已经恢复到了安全标准,并且被闲置了七十多年的土壤也重新变得肥沃起来。人们纷纷准备搬回地面上居住,重新开发自己的祖辈曾在土地上创造的辉煌历史。

然而,地表是无法纵向发展的,也就是说,可以确定安全的土地面积并不足以让地下城镇中的所有人都搬回地面居住。而这,成为了一切争端的起始点。

在那之后,偶然爆发的饥荒与瘟疫把Thunder推上了风口浪尖。“如果一开始不回到地面上就好了”这样的言论比比皆是。普通居民的互相责怪的同时,各个城镇的高层却在想办法扩张领土。终于,这样的纷争将一切领向了武装冲突。

曾经的人类在这个区域遗留下了很大的军火产业,所以每个势力都有取之不尽 用之不竭的武器。这样的情况让四个城镇都纷纷发展为了军事组织,或是争锋相对,或是强行攻占,战火从第一声枪响后就未曾停息,孩子生下来就被训练为士兵或者军医,本来过着平静生活的地下居民,也背上武器加入了战争。

是的,这是喜闻乐见的活动彩蛋,末日战争AU!

后面还会有图掉落!但是因为我莫得假放所以会十分低产(也有可能会鸽)

各种图
棍:卒
狮松:悲

P1狮哥(不小心把黄毛杀了那会儿)

后面是oc摸鱼还有自制mc皮肤各种乱七八糟的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