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XXE

科学戒松鸦会所。
猫圈某不知名表情包博主。
对象是苏锦书。




就是不改,痛也不改,死也不改,永远不改。

关于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松鸦羽和对松鸦羽跟其他角色的组合的看法,深夜瞎鸡巴犯病,可以无视我。

其实松鸦的暴娇设定在现在并不少见,跟他重设定的一抓一大把,我喜欢他并不是傲娇控也不是偏爱主角,而是因为一些其他的地方。

我个人认为他是艾琳塑造的最成功的角色,人称艾琳亲儿子,怎么个成功法呢?看似一帆风顺,实则虐的一匹。

他为什么敏感易怒,天生的吗?并非如此,他的自尊心过高是因为他打从心里感到的自卑,这是从小就让他刻骨铭心的感觉。从读出斑叶喜欢火星和黑莓掌哄骗他们可以看出,松鸦羽幼崽时期会无意中读到身边所有人的心思,这代表了什么呢?三部曲的开头描写了三剑客一起喊要成为最棒的武士,旁边的香薇云看着松鸦心情复杂,心里想的无非是“这孩子眼睛不好,成为武士只是一场空谈”之类的,所以说松鸦羽极有可能读到这些想法,狮焰冬青叶黑莓掌松鼠飞,所有人都在间接告诉他:你要成为武士很难。但是这是他的梦想,不会因为这样就被抹杀,于是他坚持,他开始长大,从而愈发意识到自己的无力,也一天比一天敏感了起来。他开始深知自己的卑微和无能,但他想要把这种想法埋藏在自己心中,相关的词汇绝对不能从别人口中说出。

后面就是预言了,明显,松鸦羽知道预言的时候显得比哥哥姐姐都要兴奋。年少的孩子最渴望的就是别人的认同,但他没得到过应有的分量,实际上对于松鸦羽来说,幼年时期不管是正面还是侧面,否定远远高于肯定,所以他兴奋的说出预言时给人的感觉就是“看吧,我也不是一无是处,这是我能做到的!”和“我不再是被你们可怜的小猫咪了,我是特殊的,我并不弱小!”突如其来的预言告诉了他他的力量所在,使他有资本得到表扬和称赞,一个渴望肯定的孩子,幼稚但是真实。

有人说艾琳四部曲削影族,其实说真的被削的最惨的是星族,星族一弱,那事情自然而然就落到了“星权在握”的松鸦羽身上。四部曲的星族除了表达自己的无力感以外一无是处,这么说真的不夸张,所有的祖先们只管指派给松鸦羽一些模糊不清困难至极的任务,松鸦羽在他们眼中并非一个独立的个体,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他们用尽一切办法强迫他像机器一样的为他们工作。松鸦羽没有拒绝,冷嘲热讽也好心灰意冷也好,他没有放弃过拯救族群这个念头,因为这是他做为一个本该卑微弱小的生命,存在的有价值而强大的唯一方式,也是命中注定他诞生的意义,或许是预言早就料到了他这份无与伦比的决心和责任心,才会临幸于他身上。而他对星族的看法也因此与其他人不同,当别人都把星族看做上级时,他认为星族和他是平级的甚至还不如他,这并非狂妄自大,事实就是如此,族群依赖星族,而星族依赖他。

还有就是,他的巫医职位。他是天生要做巫医的,不仅是因为他在草药方面的天才,接受预言的能力,更是因为他天生有着医者的仁心,心急火燎地救下狮焰和风皮,下定决心去帮助迷途的影族,义无反顾地去救焰尾。善良的无可救药。他本没有义务去救焰尾,焰尾的情况即使是一个强壮的武士也不一定救得了,何况他是一只瘦弱的瞎猫,可能自己的命都搭上,但他还是去了。如果不是岩石干涉,他可能等跟着焰尾沉到湖底都不会放手,但岩石点醒了他,此时此刻他知道星族和族群多么需要他,焰尾的生命和族群的未来,他快速的权衡了一下。后面的诬陷和撤职,他肯定相当在意,但是他并没有时间理会这种事,他被强加了重大的责任和不得不完成的任务,他眼中的一切比别人更开阔复杂,守则、指控、除了三力量外的任何一个个体,他没多余的心思留意,除了硬着头皮往前走以外他别无选择,并没有被温柔以待的他却坚持着想要拯救不论对他是好是坏的一切。

然后是一些组合。
【松鸦羽和狮焰】
去掉cp滤镜看他们俩,四部曲之前朋友一生一起走,四部曲之后就变成了放羊型兄弟。其实这两个小朋友的羁绊真的很深了,不仅是兄弟情还有一同共担预言的经历(可是狮三岁划的一手好水)。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狮焰的那一句“如果你走累了,可以靠着我。”这句话在原著里他对松鸦说过很多遍,想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我知道你的操劳和辛苦,但我没那个能力帮你分担太多,可是如果你需要休息一下,我可以把肩膀借给你。狮焰的能力简单粗暴,没有松鸦和鸽翅那么复杂,他其人也是,一根筋又横冲直撞,虽然随着年龄的增加他也开始成熟了,但远远没有松鸦羽那么细腻的心思,在他的眼里预言没有那么多值得怀疑的事情,他只想要谁来告诉他预言讲的敌人是谁,然后去打败他,狮焰无法体会松鸦羽被星族施加的压力也不会知道鸽翅为什么有那么多担忧,但他是松鸦羽的哥哥,是永远应该站在他身边他最亲近的人,他也是预言的一员,是天塌下来也要帮大家扛着的人,哪怕他也对预言有所不满,但他也会继续听从松鸦羽的话,站在他身边,陪着他,等着他们等的那一天。

【松鸦羽和焰尾】
有人说焰尾和松鸦羽很像,但其实他们差太多了,松鸦羽从小就是少年老成的模样,而焰尾却一直如同孩子一般没心没肺,其实也并非能分出个谁好谁坏,他们只是不同而已。松鸦羽从被迫成为巫医,接到第一个预言开始他对世界的看法就与别人不一样了,而焰尾是幸福而普通的长大,做上自己喜欢的职业——这两个人怎么会像?
他们俩最重要的一次交集就是死亡。松鸦羽放开焰尾的那一刹那,他们俩应该在心里默默道别了吧。焰尾是个长不大的小孩,玩心、恐惧、快乐、憎恨,他把一切内心所想都呈现在了行动上,然后向求助的松鸦羽展现出了最纯粹的恶意。无论松鸦羽多么委屈、不公,都无法抚平焰尾心中的遗憾和绝望,就算是松鸦羽死后,他们俩在星族也未必能洽谈,生死之交,却落得了令人费解的下场。

【松鸦羽和荆棘光】
我是不能理解这两个人之间会有超过朋友的感情的。松鸦羽是医生,荆棘光是病人,她依靠他活着,一旦松鸦羽离开,对死亡的恐惧就会笼罩在荆棘光的身上。荆棘光确实是可怜的角色,但不可悲,遭遇了不幸,但还活着,并且她有活下去的目的。不知道松鸦羽在开导她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年幼的自己,自卑又无力,但对一切都无可奈何。

【松鸦羽和风皮】
虽然松鸦羽和焰尾互相看不顺便,但至少他们还都是同一个阵营的,但松鸦羽和风皮不一样,风皮对松鸦羽以及他的其他兄弟和父亲的憎恨,已经使他背叛他本该遵循的东西了。他会变成这样有很大的原因,鸦羽对他的态度,夜云对他的教唆,没有兄弟姐妹和他一起分担这份缺少父爱和母爱的痛苦,当他在去山地时看到窝在一起的三剑客,心里是什么滋味呢?

【三剑客】
物是人非。他们一起在育婴室里打闹,一起偷偷外出冒险,一起接受预言的考察,一起去山地探索,他们一起欢笑着辛苦的长大,一起寻找他们想知道的事情,一起揭发毁灭性的真相……然后这一切的一切,在一声充斥这内疚与混乱的倒塌声中化为乌有。
松鸦羽和狮焰无法使自己不想这个可靠唠叨的姐姐,族群中的每个细节都是冬青叶曾存在过的痕迹,它可以是巫医草药室里一块黑色的皮毛,可以是一个陈旧的结了蜘蛛网的狐狸洞,也可以叶池的一个微笑,或者鸦羽的一个背影。
好在上天给了冬青叶这个悲剧角色最后的一点仁慈,让她回到了她做梦都想回去的地方,随后便把他们一同安稳生活的梦想撕了个粉碎。
从三部曲第一本的三个天真的孩子,到肩负使命的救世主,再到普通的族群猫,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那只差点害他们幼年夭折的狐狸,或是学徒时谷仓里的第一只老鼠。不论如何,这就是他们平凡,伟大,而后平凡的人生。

评论(2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