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XXE

闭关长弧,间歇性诈尸。
对象是苏锦书。




就是不改,痛也不改,死也不改,永远不改。

【all松】本服傻缺网游日常·第二章


第二章

月光洒在都城建模精致的房顶上,一道黑色的身影呼啸而过,看这速度修为一定不低,可见他身着夜行服并不是为了减少黑夜的debuff,而是为了显的自己不引人注目些。

一路避开灯光照得到的地方在都城并不容易,可这位风一般的男子明显是老司机,身影闪动了几下,就到达了他的目的地——人头攒动的青楼……的后门,只见他轻车熟路地从乾坤袋中取出价格不菲的噤声符和爆破符,蓄力三秒便在墙上悄无声息地炸了一个大窟窿。

“……”

“……”

窟窿后面的正是正在煎熬地等待“第一位顾客”的松鸦羽,而他一眼就认出了此刻用匿名符隐去了名字,还穿着黑黝黝的夜行服的这张脸。四目相对,尴尬万分。

那人大摇大摆的透过窟窿走了进来,取下夜行服,露出了整张脸,不怀好意地打字到:“在这儿遇到你真稀罕啊。”

松鸦羽气得不行,眼前这个目空一切的家伙是焰尾,影族的副奶,主奶小云的徒弟,算期数还比自己高一期,可游戏时长和修为并没有自己出色。

焰尾只是付了点小钱“点”了他,为的是支开NPC给他独处机会,但他无法从正门把人带出去于是就想了这个方法。他猜到松鸦羽肯定把自己误会成了顾客,在屏幕前狂笑,但眼看时间不多,没空加以嘲讽,只能打开实时语音对他喊:“快走,你难不成还想呆在这儿?”

松鸦羽一惊,难不成焰尾不仅花钱进了他的房间还画的起把他赎出去的钱?我可没听说过全服首富在影族这回事啊?好在还没把疑问问出口他就知道了答案。

这个游戏的优点就是高到让人感叹“这都行?”的自由度,既然焰尾能支走NPC炸出通道,而松鸦羽的腿也能用,那就说明他也能出去。影族做为一个打法诡异多样的门派,自然是私底下把这个游戏的每个彩蛋都了解了一遍,这种所谓的“绝境中的第三种选择”肯定也不在他们话下。而雷族就不同,这帮人看上去大大咧咧,其实每天都是兢兢业业赚钱,认认真真打架,无人有心去了解这些游戏官方不说出来的内容,包括松鸦羽这种消息最通的人,也不知道这种方法的可行性。

松鸦羽轻轻“切”了一声,道:“我装备全被他们卸了,这点防御要是被你炸死了有你们帮好受的。”

焰尾翻了个白眼,啪啪地敲键盘:“呸!我们帮才不怕你们呢,你倒是说你走不走,你不走我溜了,偷东西是犯法的!”

“滚,你才是东西!”松鸦羽愤愤地骂了一句,寻思现在不走下次机会不知要待何时,便头也不回地从窟窿里三段轻功往驻地飞,反倒把焰尾这个救命恩人留在了原地。

焰尾也不追,只是手里握着没给出去的传送符,并被松鸦羽突如其来的快动作吓了一跳。他看回原处,这房间里还剩了几十两银子,明显是松鸦羽在他打字时留下的,估计是留给青楼修墙壁的。焰尾二话不说地拿起银子往乾坤袋里装,嘴里还叨咕:“好啊,给青楼留钱不给我?恩将仇报……”

雷族的人被影族救出来?常人看来简直就是笑话,可我们之前也也提过,雷影上层关系并没有特别水火不容,而这二人就是如此,并非世传的一见面就会打,反倒是一方一直叽叽喳喳地追着另一方要PVP而另一方就是不打,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关系。

松鸦羽全速飞奔,他的武器、装备、符咒、丹药都被缴了,血条蓝条状态也不算好,这个样子是无法战斗的,刚刚忘记问焰尾要一张传送符,现在不好,雷族的驻地很偏僻,在一个山谷里,要这样一路跑回去那可够呛,若要有人来过招,他也只能就范。

屏幕里的人物由于速度过快,衣袂临风,长发飘起,在月光下很是好看,松鸦羽却顾不上这些,只能几近疯狂地在巷子中横冲直撞。很好……只要过了这个拐角,就是安全区,没人可以攻击……

“咚!”屏幕猛烈摇晃,没有防具的松鸦羽的血条瞬间掉了一半。

“别挡路,滚!”一个声音从音响传来,此刻显得暴怒异常。

松鸦羽刚想大喊完蛋,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便安心了下来,清了清喉咙,开麦说到:“狮焰,说好给我带的晚饭呢,你怎么还不回宿舍,还在哪玩游戏?”

那头瞬间安静了,不过也就静了三秒,之后便瞬间爆发出一声尖叫,之见眼前这个一身金红招摇过市的角色招出一匹枣红色血玲珑马,拎起松鸦羽就调头加速往驻地跑去。

“你你你……你咋出来的?”狮焰的声音显得惊讶又疑惑。

松鸦羽思量了一下,就算说是焰尾救的他们也不会信,还不如闭嘴不说,反正自己已经留了些银子,尽管不是给他的,但是按他的德行估计已经拿着去买糖葫芦了,这个人情也算还了,两清。

狮焰见松鸦羽不回答,叹了口气,扔给松鸦羽一瓶蓝药和备用的武器防具,松鸦羽顺理成章地接过穿上,回蓝后召出自己的白色踏雪霄,轻轻一跃便坐到了这匹漂亮的马儿的背上,全速继续前进。

“你没带传送符?”跑了两步松鸦羽便不耐烦了。

狮焰回答:“我本来做足了一个人屠城的准备,钱全用来买血药了,传送符被我卖了……”

他说完一半松鸦羽就理解了,肯定是火星在想办法,狮焰耐不住性子瞒着火星一个人打算来屠城,钱买了血药买不起传送符,如果拿了帮派的传送符肯定要被火星抓住问,况且按照狮焰的性子,他估计也只想到屠城这一步,如何回帮派这一点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松鸦羽叹了一口气,说:“反正打架还是要打的,把我的装备和乾坤袋从偷袭我的人手里打回来。”

狮焰本来在黯然神伤心疼自己花了钱架没打成,一听松鸦羽这么一讲,又兴奋了起来:“什么时候出发?”

“我的昆仑扇和点丹青都被压在那。”松鸦羽回到。

昆仑扇和点丹青是松鸦羽的两样自定义装备,皆是他本人的得意之作。昆仑扇是把蓝白相间的青花瓷纹铁扇,操作难度极高,看似简单却布满玄机,除了制造者松鸦羽本人外没有人知道它的影藏用法,就算落到他人手里也打不出出彩的伤害。而点丹青则是一把映着惊雷和卷云的蓝色油纸伞,暂时无人知道它是否能打出伤害,不过混战中此伞一开,便能妙手回春,复活己方所有人,同时为了平衡性也复活对方一人。

狮焰听了会意,松鸦羽少了这两样法器是不能战斗的,可他又绝对不愿意请人代劳,扇与伞,我们帮派里还有谁用这些?一寻思,也只有松鸦羽的小迷弟兼小徒弟,赤杨心了。于是狮焰二话不说飞鸽传书给正在驻地打杂的赤杨心:“你师傅要借你武器一用。”

刚到驻地门口的松鸦羽,就看到站在台阶上的赤杨心双手捧着武器,一副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心甘情愿大佬带我的模样。

了解了前因后果的松鸦羽对眼前等着领赏的二人道:“我的是自定义武器。”

自定义武器的技能是独一无二的,伞和扇子只是外形一样。

狮焰、赤杨心:……

————————

科普:

1.自定义武器:指非游戏官方提供玩家自己设定的武器,例子是特别有名的千O伞。

2.PVP:player vs player,就是俩玩家打架。

————————
第二章附录(日常自娱自乐区)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昆仑扇:新森林服知名自定义武器,蓝白相间的青花瓷纹铁扇,操作难度极高,看似简单却布满玄机。打造者松鸦羽,目前只公开了五个技能。
【一技能】微波渐起(cd:12秒 蓝耗:30)
玩家运气并挥舞昆仑扇,向前打出一道梯形冲击波,对近处敌人(范围0~50)造成110%外功伤害,对远处敌人(范围50~180)造成98%内功伤害。有30%的几率眩晕攻击范围内血量最高的一个敌方单位。
【二技能】推波助澜(cd:15秒 蓝耗:55)
玩家运气并旋转昆仑扇,以自身为圆心制造出一个半径为范围70的圆形气场,存在两秒。气场出现瞬间击飞气场内所有敌方单位并造成60%内功伤害。气场存在时无人能进入圆形内部,两秒过后气场爆炸,对范围90内的敌人造成150%的内功伤害,并有10%的几率眩晕攻击范围内任意一个敌人。
【三技能】水流湍急(cd:8秒 蓝耗:20)
玩家合上昆仑扇,转为近战模式。所有技能攻击范围和cd减半,所有内功攻击附带80%的外功攻击,暴击率增加21%,给自己添加一个能吸收自身血量30%伤害的护盾并增加10%的移速。蓝条耗尽后自动换回远程模式并回复20%的蓝条。
【位移技能】逆流而上(cd:7秒 蓝耗:10)
玩家在原地消失后出现在范围50内血量最低的敌人身后并用昆仑扇劈下三次造成三段外功伤害(第一段20% 第二段50% 第三段80%),如果三段伤害全部命中即可刷新一次cd,7秒cd减少为2秒。(此技能只能在近战模式下使用。)
【被动技能】生生不息
每暴击三次或击败一个单位提升自己2%的内功伤害并回复5%的蓝条和125点血量。每暴击一次为敌方单位标上一个及时雨印记,五层印记触发一次爆炸,减少该单位30%的移速。

点丹青:映着惊雷和卷云貌不惊人的蓝色油纸伞,暂时无人知道它是否能打出伤害,不过混战中此伞一开,便能妙手回春。打造着松鸦羽。
【治疗技能】花落伞开(cd:80秒 蓝耗:120)
玩家开伞站在原地吟唱10秒,之后每过3秒复活一个己方单位并瞬间回复10%的血量(中途被攻击则被打断)。点丹青心善,复活完最后一个己方单位的同时会随机复活一个敌方单位。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