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XXE

科学戒松鸦会所。
猫圈某不知名表情包博主。
对象是苏锦书。




就是不改,痛也不改,死也不改,永远不改。

【合志】视线之外(试读部分)

一羽:

突然诈尸【】
预售可能会比之前说的晚一点,大概是八月中旬……
好消息是和印厂扯皮成功,定价会更低_(:_」∠)_本子25,加特典也就30出头吧【虽然本子真的薄】【跑】
咳咳不说废话了我放试读啦——!


鸦羽x叶池《眺望》By阿谖


我真的爱上一只雷族猫了吗?鸦羽问自己,答案只在那阵阵紧张急促的心跳声里。当叶爪受猫之托衔着草药来到风族营地时,他再一次忍不住透露了心迹——只不过是异常粗鲁的举动。当他们走在布满金雀花的小径上时,鸦羽加快了脚步,努力不听身畔猫的动静,而他们分别时,叶爪居然还向他道谢,并告诉他:“如果晨花有好转,请一定要告诉我!”


他飞奔一样逃离了雷族领地,只感觉压在头顶的树枝让自己喘不过来气。当他跨越那条分隔两族的小溪时,清湛的溪水照出他狼狈的面容。叶爪充满阳光和兴奋的琥珀色浅眸还在他脑海中闪现,她是多么漂亮啊。原来除了深邃的星芒,她眼中还能照耀出新叶季最美的事物。挂着晨露的薄荷,行将坠落山脊的夕阳,这一切都不够鸦羽称赞她的——最重要的是,他渴望那双温柔的眼睛能理解他。


炭心x冬青叶&狮焰x炭心《新叶季》By茶几


某一天夜里,她清醒很早,踏着月光走出武士巢穴,沿着石壁,停留在篱笆墙前。很多年前从这里,她和冬青叶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她们为了自己各自追寻的东西——武士守则和陪伴对方——而偷偷溜出了这座篱笆墙。在墙后,她们抓到了狼狈的狮焰的现行。她们的第一次狩猎行动宣告成功。


炭心伸出爪子去扒了扒那堵篱笆墙,在那场战役后几乎所有事物都被重修,这里不可能是从前那堵陈旧的墙了——它修补如初,没有过去那般可供进出的哪怕一丝缝隙。现在她是武士,可以随时从营门走出去,没有谁会对她指指点点,可是炭心觉得那样走掉简直了无意趣——她想,我究竟想要什么?


空飞x隼飞(拟人)《星星》By骆古池


毕竟藤池跟他还是有个人情在,他说说也无妨吧?反正又不是什么氏族机密,她又不像虎星那种老狐狸。


“完了。二十秒。我们就是写信,写了好多年了。”


“你们见过面吗?”藤池好奇道,空飞把那把所谓老式左轮扔给她,她正在没趣地拉保险。


“见过。”


“这么多年……你今天可有点心不在焉啊,吵架了?射击训练会不会射偏?”


“没有,怎么可能——嘿,冰翅!”


同族人走了过来,空飞连忙过去打招呼。“我改主意了,今天你俩近身格斗。肉搏。”藤池说。


“星族啊——”河族姑娘小声惊呼。


“至于你,”藤池在空飞耳边压低声音,“你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这种魂不守舍的样子,朋友……?”


蛛足x黛西《邂逅不遇》By米粥


他记得他被母亲要求给黛西送田鼠。星族才知道自己是怎么答应下来的——母猫轻声向他表达感谢,浅色的眼眸镀染上一层金斑。那时的黛西仍有拘谨,但已经比几个月前自在得多,至少她不再战战兢兢轻声细语地仿佛会吓到落叶了。像只多愁善感的鸽子。他记得他这么和沙风无意间抱怨过,结果被资深武士狠狠调侃了“估计没有猫看得上他”这码事。当时的我也料不到自己真的会有个伴侣吧。黑色的公猫极没诚意地嘟哝着当做应答,接下来便不再言语了——但这种尴尬的氛围让他毛发刺痛。


还真要感谢云尾在这时带着三只小猫回到育婴室,确认三只困倦的小猫爬入窝内蜷作一团后,他打了个招呼,向新鲜猎物堆走去。


“看起来,云尾和你把小猫照顾的很好。”看着白色公猫的背影,鬼使神差地,蛛足开口道。


黛西疑惑地朝他眨了眨眼,“他只是热心肠罢了。你也知道他有自己的家庭。”


星族在上,现在的母猫脑子都被鸽子羽毛堵住了吗?


“你比我想的还要鼠脑子。”他这么回答道。


群星之战中心《那一夜》By穆绾卿


他又一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那么近。


他的模样似乎没有太大变化——除了身上多了几处伤疤。但是他的目光里似乎蕴含了当年那个鸦爪的眼中不会拥有的东西。


岁月如梭,她还是当初那个为了保护他和急水部落而牺牲的羽尾,而他已经经历风霜,接受过诸多磨难,如今出现在她眼前的这个鸦羽,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冲动易怒的鸦爪了。


公猫的目光注视着虎斑猫,有不舍,有遗憾,也有坚定。这一段往事,对他们而言,都是要用一辈子去追忆的,哪怕未来无法陪伴在彼此身边也无妨。


“本来不该这样的,”羽尾的视线模糊了,她隐约听见鸦羽向叶池坚定地补充道,“我不后悔,一点也不后悔。”


而是现在这个,有担当,能分清是非黑白的鸦羽。


高星x杰克《等待绿叶季》By檎遥


麻雀说沙荆救了他——“有时候我们不知道实情,就编造出来一些故事填补空白。有时候这是我们活得更有意义的唯一方式。”这句话看起来很有道理但是没法弥补我低落到极点的情绪,但是,感谢星族,杰克就在这儿。


解释清楚一切没有那么容易,他对于我没有真的动手杀掉麻雀感到很庆幸和高兴:“我就知道!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的!”


这就是结束了。我抵住他的额头,清晰而理智地,在这么长一段时间里第一次冷静地想:这就是结束了。


当时——我下意识明白,这可能也是我们的结束。


梅花落中心《Sunrise》By夕颜鱼


她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那只正与一只有着深邃冰蓝色眼睛的虎斑猫谨慎沟通的娇小(比起她身旁那只虎斑猫来说)虎斑猫——她也有冰蓝色的眼睛。


好看极了。


梅花落躁动的心忽然平静了下来,先前所有的愤怒,委屈,不安已经自我怀疑都像是被万物复苏时新叶季暖洋洋的风抚平了。这就是她仍坚持留在黑森林的缘由之一——藤池。于梅花落而言,藤池就像一束光芒,即使在连星族都照不到的黑森林,她也能发光。


这种不明不白的、模糊的情愫是什么时候悄然埋下种子,生根发芽的呢?梅花落自己也不清楚:兴许是一次在外捕猎不幸扭伤一瘸一拐走向巫医巢穴时她投来的关心目光;或许也只是单纯地被她的耀眼所吸引了——能和父母,手足其乐融融;就算在黑森林也能为自己夺取一席之地的智慧勇气;对族猫的关怀友善热情以及受族猫的欢迎……


这些都是她所不能完成的,尤其是第一条。


松鸦翅中心《思月》By小柯


他闭眼回忆过去的生活:湖边的草地,亮绿的树林,獾和两脚兽……而爪下的高耸之巅则唤起了他另一种豪迈的心境。松鸦翅深呼吸了一大口云雾间清寒的空气,星辰缀满夜空浩浩荡荡不见边际,瀑布长吟震响大地使整座山为之一颤,风如瀑布般咆哮涌向至高明月,新月弯弯似爪痕撕裂黑幕云层,曾照耀过最古老的那一批猫在山间生存,而现在它将照耀这批猫在这里的未来,之后还要继续照耀未来猫群的每一个夜晚。高山壮阔的景象令他不愿离开,不愿就这样回到湖边,回到那个家园被威胁、被破坏的地方,山地虽寒冷困苦,但安静和平,也许确实是个好地方。


火星x一星《东门之杨》By一羽


他想他本就不该在选择了一条路后又妄图折返,他与火星的友谊早在很多个季节前就已经结束。尽管隔着漫长的时光,他仍然能描摹出那个黄昏:有着盛大辉煌的落日和晚霞,灿烂得连湖水都像是要燃烧起来。


——不是这样的午夜和连绵的雨天。


但有些东西又从未改变,一星想。他向前走去,灌木丛的枝桠从体侧滑开,叶子上的雨珠沁入皮毛,带着几乎可以称作温柔的凉意。小溪的潺潺声和着远方乌鸦的啼鸣,唤起他尘封已久的记忆。


火焰色的公猫站在边界对面,眸中倒映着整座森林。


和过去一模一样。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他说。


花楸星中心《夜与星光》By一羽


“花楸星,别为了你一己私愿毁掉影族!”


他呲出牙齿。“是谁在说这些啊?一星,是你拒绝在影族最艰难的时候给予援助!你把我的族群推进深渊,就因为你该死的自私和偏见!现在你来教训我,要我为族群无私奉献了?”


前风族族长震惊地眨了眨眼,他竖起颈毛,却一步也没有退开。“你已经看到了,我的固执己见造成了什么灾难,”他缓缓说,尾巴在很低的地方快速摆动,“你还想走我的老路?”


花楸掌将爪子深深插进泥土,他并没有真正听见一星说了什么,甚至没有真正看到他们所在的星族的景象。即使此刻他仍听得见那些出自他逝去族猫的低语和恸哭,他们的幻影在他身侧徘徊不去。他闭上眼,于是他们皮毛的轮廓清晰了,一如生前。


曙皮、雾云、狮眼、蜂鼻、松针尾……


曾经的每个不眠之夜,他都是这般默念着他们的名字度过。


“都不在了,”他喃喃道,悲伤和疲惫终于压倒了他,“什么都没留下。”他的族猫要他为影族而战。但影族在哪儿呢?


风皮x冬青叶《繁星之外》By渊


“你说得都对——冬青星。”风爪夸张地转了转眼球,“就按你的办了。”


他们一起对半大猫们已经学过的动作进行改造,也示范了一些最简单的动作。休息了一会后,冬青爪正准备开始另一节训练课时,她的话音还没落,一个张牙舞爪的黑色毛球就从背后将她猛撞在地,冬青爪奋力挣扎,但是风爪的两只前爪都按在她的胸口让她不好发力。最后她精疲力竭地瘫软在地,嘶声喵道:“我认输啦!你可真重!”


风爪得意扬扬地松开她,宣告道:“这可是最好的袭击敌猫的方法: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冬青爪故意重重叹了一口气,对喵喵笑着的半大猫们说道:“这个蠢毛球说的——超级对。”


番外-三剑客亲情向(拟人)《可测范围外》By骆古池


弹片扔锅里熔了,以前是炼钢师傅的波弟对这行事业得心应手,免劳务费地给冬青叶炼钢铁,也不求卖了之后有啥分成,只要给他念念战报就好。


狮焰,也就是老二念报是把好手,生生能把一篇普通伤亡统计念得催人泪下。波弟老爷子一把辛酸泪:唉,你说这世道,咱什么时候能不打仗呢?


冬青叶不知道为什么要打仗。他们有的时候跟别的阵营打,有的时候统一战线打邪恶敌人。她窜到黑市上卖铁,得了个“黑铁少女”的名号,一时叫得响亮。后来波弟被流弹炸穿了,按照他临死前说的那句话叫做“寿数还没到,命已经完了”便先一步离开。坚强的黑铁少女终于流下了眼泪,两个弟弟奶声奶气哄她,她推开他们的手说,这又有什么用。

评论

热度(43)

  1. 咸鱼XXE一羽 转载了此文字
  2. 骆古池一羽 转载了此文字
    哇文字版!大家都写得好好(大声bb
  3. 小柯ovo一羽 转载了此文字
    来丢人了ovq